<i id="vfl0n"></i>

    <optgroup id="vfl0n"><mark id="vfl0n"></mark></optgroup>
      <optgroup id="vfl0n"><tt id="vfl0n"></tt></optgroup>

      <optgroup id="vfl0n"><tt id="vfl0n"></tt></optgroup><i id="vfl0n"><span id="vfl0n"><small id="vfl0n"></small></span></i>

        <object id="vfl0n"></object><thead id="vfl0n"><del id="vfl0n"><video id="vfl0n"></video></del></thead>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vfl0n"></optgroup><delect id="vfl0n"></delect><i id="vfl0n"><option id="vfl0n"></option></i>

              <object id="vfl0n"></object>

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vfl0n"><tt id="vfl0n"></tt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vfl0n"><del id="vfl0n"></del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vfl0n"><del id="vfl0n"></del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vfl0n"><del id="vfl0n"></del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<object id="vfl0n"></object><thead id="vfl0n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<object id="vfl0n"><option id="vfl0n"><small id="vfl0n"></small></option></objec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年拍攝4萬張少數民族民居照片記錄民居背后的歷史和故事 龍江攝影家拍出“最炫民居風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生活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許,對很多人來說,這只是一句“雞湯”,但對牡丹江攝影家戰爭(原名戰仁才)來說,這更像是對他七年少數民族攝影之旅的詮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傈僳族的“千腳落地房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獨龍族人合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壯族民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戰爭(左一)與仡佬族人合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納西族人聚居的石頭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赫哲族的魚樓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滿族民居室內是對面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藏族的牦牛布帳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傣族民居臥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納西族民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薛宏莉)生活,不止眼前的茍且,還有詩和遠方。或許,對很多人來說,這只是一句“雞湯”,但對牡丹江攝影家戰爭(原名戰仁才)來說,這更像是對他七年少數民族攝影之旅的詮釋。只不過,“詩”變成了照片,遠方也不止一處,而是50多個少數民族聚居地、500多個村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戰爭拍攝的少數民族攝影作品,獨到之處在于把鏡頭聚焦在了民居上,透過這些民居呈現出一個個少數民族背后的風土人情和歷史變遷,被譽為“21世紀初中國少數民族居住文化的縮影”。去年4月,他把這些珍貴影像無償捐獻給了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。近日相關視頻曝出,記者采訪了他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癡迷攝影二十余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拿買房“巨款”買相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別看57歲的戰爭每天氣定神閑地在家練書法,從1990年參加工作,到2014年把自己的4萬張少數民族民居攝影作品捐獻給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,這二十多年里,他更像是一個行者。最初,他走遍了牡丹江地區的每一個站臺,后來,又走遍了50多個少數民族聚居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戰爭是鐵路系統的一名宣傳員,主要負責攝影。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到2003年前后,他拍攝了很多鐵路題材的攝影作品。1999年,戰爭歷時兩年,拍攝了新中國成立至建國五十周年原牡丹江分局管內的132位“火車頭獎章”及以上勞模。這些勞模,人物跨度時間長達半個世紀,當時早已散布在全國各地,戰爭從史志上逐個查詢,然后尋找拍攝。2002年,這本《牡鐵英模譜》畫冊印刷,受到了鐵道部領導的關注,領導提出讓他拍攝一組“全國鐵路風貌”迎奧運。于是,從2003年開始,他背著40多公斤重的器材,踏上了“全國之旅”。這期間,他又萌生了同時拍攝50多個少數民族聚居地的想法。并把拍攝主題定格在少數民族民居上,通過民居講述風土人情,民族遷徙和融合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選了這樣一個視角?戰爭說,最初主要是考量不受時間束縛。“這一題材的拍攝不是一次性完成的,其間,我要隨時回原單位處理一些工作。而且,我是按照逐層深入展開拍攝的,比如說傣族,大家想到的往往是西雙版納。那里我肯定是要去的,但傣族的聚居地,按方位分為西部、南部、西南部,每個地方的民居風格都有差異,我只有逐一深入,才能通過組圖把差異展現出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戰爭是個對攝影作品要求很高的人。在拍攝過程中,他漸漸發現“有了頂級的相機,才能帶出頂級的創作思維”。于是,1998年他拿出攢了近十年、準備用于買房的12萬元,買了一套哈蘇相機。“這些錢在當時的牡丹江小城,可以買下兩三戶百平方米的樓房。”戰爭說。這次“任性”也成了他結束十年婚姻的導火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父母拍攝的紀實畫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成了少數民族拍攝之旅“敲門磚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這次拍攝,戰爭用八個月時間查閱資料,包括各個少數民族的分布地點、文化習俗、風土人情和歷史變遷等。從2003年到2009年,拍攝七年時間里,他兩進西藏、三進新疆、五進云南,行程近30萬公里,足跡遍布50多個少數民族聚居地、500多個村寨。一些地方火車、汽車無法直達,他就徒步前往,最遠一天走了60多公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拍攝過程中,最難的是跟拍攝對象溝通。“我不僅拍攝民居外觀,還拍攝民居下的生活和風俗。一些少數民族有自己獨特的習俗,有的‘限制’了我的拍攝,但是當他們聽說我的來意,被我的真誠和以往作品感動后,會給我打開方便之門。”戰爭說,這都得益于一本畫冊的“相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1990年前后,戰爭就一直在用相機記錄父母的生活點滴,以及他們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環境。2003年臨行前,他把這些照片配上大量的家史性紀實文字,整理出版了黑白攝影畫冊《為偉大而歌——我的父親母親》獻給父母。同時也印刷了1000冊,作為走訪少數民族時的名片和禮物。這本畫冊當年還入選了“平遙國際攝影節”,尤其是畫冊中母親勞作的畫面,給人很大的視覺震撼。她19歲因病截肢,用沒有手掌的右臂穿針引線、洗衣做飯、操持家務,含辛茹苦撫養七個兒女,是中國勞動婦女的典型代表。“沒想到這本畫冊竟然真的成了我走訪的‘通行證’和‘敲門磚’。”戰爭說,在廣西羅城,文化局一個值班秘書聽說他的來意,看了他的畫冊,不但把他邀請到自家居住,還把全縣僅有的兩本介紹仫佬族歷史習俗的資料給了他一本;在貴州石阡縣,仡佬族山寨的一對老夫妻,一輩子沒照過相,聽說了他的來意,看了他的畫冊,拿出了出殯時才穿的民族服飾,配合他拍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跟這些拍攝對象,戰爭也不“客氣”:在廣西那坡縣的壯族村寨,他拍攝時趕上了寨子里一位老人的葬禮,就幫著劈柴、磨豆腐,到好幾公里以外挑水,寨子里的人把他當成遠道來的親戚,向他介紹葬禮習俗,讓他拍攝葬禮的每一個細節;在四川北川的羌族人家,一對新婚夫婦正為會寫對聯的老師放假回城,無人能幫他們而發愁,戰爭接過任務,借著自己的書法功底揮毫,為他們寫下了吉祥話。他們也把村長、寨老和長輩一樣的最高禮遇給了戰爭。在云南西雙版納,傣族家庭幾代同堂共同居住在一個獨立的大臥室內,按當地風俗外人是絕對不能進去的,戰爭提著豬肉和米酒走進竹樓,為傣族老爹點上竹筒大煙袋,跟老人一起翻看他帶去的畫冊,老人二話沒說熱情地打開臥室門讓他拍照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翻山越嶺只身犯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在辦公室留下“遺書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年間,戰爭有1700多天都在少數民族聚居地拍攝。有時要進入大山深處,艱難境況可想而知。吃不上飯,他就采野果喝山泉,最困難時靠一袋方便面堅持了3天,毒蛇、螞蝗更是如影隨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四川江油,當地的黨委書記聽戰爭說第二天要到北川縣的大山里拍攝羌族民居,給他餞行的是“珍重酒”,席間,那人告訴戰爭,“去年有十幾個旅游的人在大山里沒了音訊,上個月一臺面包車和9個乘客墜入了山谷,無一生還。你多保重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這一路上,戰爭的半個輪胎有時懸在狹窄山路的懸崖邊上,但好在有驚無險,最終平安完成了拍攝。而且,第二年,他拍攝的那個羌族村寨就在汶川地震中蕩然無存了,他的膠片成了極其珍貴的歷史資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拍攝獨龍族原始生活民居,戰爭來回用了20多天,專程到了地勢險峻、無人敢去的獨龍江。出發前,他給家人和朋友分別打了電話,還在辦公室留下了一份“遺書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納西族是中國西北古羌人的一個支系,現在主要聚居在云南省麗江納西族自治縣。戰爭的拍攝,是沿著民居考證這條歷史脈絡進行的。其中,最值得一提的是云南麗江寶山石頭城。它建在一塊面積達0.5平方公里的巨石上,三面皆是懸崖絕壁,一面石坡直插金沙江,僅有南北兩座石門可供出入,是一座真正的天險之城。據說,納西族先民大約在五六世紀的南北朝時期遷徙到這里,用石頭修筑梯田,把貧瘠的土地變成了糧倉。城里的民居只有98個,千百年來一直未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拍攝這座城的全貌,戰爭背著器材橫渡金沙江,到對面的高山上取景。金沙江岸跟石頭城有近500米的落差,對面山體宛若刀劈的石壁,只有一腳多寬的羊腸小道,而且九曲十八彎。“為了節省時間,我打算憑借體力從中間直穿‘之’字形的小路,可是腳下是滾動的碎石,稍不留神就摔在地上往下滑。記得那次,我的衣服和身上都被劃破了,臉也被石子硌破了一個小洞,我是忍著流血和疼痛完成拍攝的,現在臉上還有個酒窩狀的傷疤。”戰爭回憶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一樣”的居住文化吸引他一路走了七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專家學者評價,戰爭的少數民族民居系列攝影作品是“21世紀初我國少數民族居住文化的縮影”。從這些民居中,可以找到人類發展進程中的穴居、帳篷、干欄、屋宇等形式的佐證,甚至講述著一個民族的歷史變遷,以及人與自然博弈,適應自然、融入自然的特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戰爭舉例說,比如藏族包含前藏和后藏。前藏有牧場,所以帳篷作為傳統民居,多是用牦牛毛織成的粗布搭建而成的,呈黑色;而后藏,因為有農區,民居則多是土、石、木結構的。怒江州境內的傈僳族民居,是干欄式的,俗稱“千腳落地房”。這種房子依山而建,修建時先在斜坡上豎起幾十根粗木柱,即所謂“千腳”。讓坡上與坡下的柱子頂端形成一個平面,然后在上面用木頭或篾笆蓋房子。京族的房屋是石條房,因為他們身處中越邊界,經常遭遇北部灣的臺風,這種石條房可以幫他們抵御臺風。“這些都是人與自然博弈,形成的居住特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傣族民居則更明顯地融入了地域、氣候因素。在西雙版納地區,因為氣候炎熱,傣族民居多是桿欄式、純木結構的;而在西部,因為日照更強,變成了竹篾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頭城,則是納西族人遷徙的佐證。他們到了麗江古城,民居特色和白族融合,形成了院落三房一照壁,墻面像白族人一樣喜歡刷白色,而且在房檐上畫彩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中國北方,赫哲族是漁獵民族,所以傳統民居的院子里,幾乎家家都能找到“魚樓子”,這相當于漢族人的倉房,主要用于儲藏魚條子、魚干、魚匹子等。鄂倫春因為是狩獵民族,下山定居后的房屋都是政府修建的,所以更具新時代特點。居住在吉林省的滿族人,他們的傳統民居特點是煙囪開在山墻邊,屋內都是三開間,臥室對砌南北炕。而在河北聚居的滿族人村落,居室不但變成了單面炕,很多家庭院子里還能找到一個圓形的糧囤子,冬天放糧、夏天當冰箱冷藏,這部分滿族人多是清朝入關的八旗子弟的后人,從民居上可以看到他們生活條件的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戰爭說,這些民居背后不一樣的文化,是吸引他七年一路走下去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“留住價值”他把4萬張照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部捐給了博物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拍攝期間,戰爭收獲了愛情。他的現任妻子王藝蒙曾在北京工作,薪水頗豐,2006年結識戰爭后,被他的經歷、執著感染,愛上了這個走南闖北的獨行者。2008年結婚后,她來到了牡丹江,成了戰爭的助手。4萬張照片、120萬字的拍攝日記和照片說明,夫妻倆足足整理了四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5月,戰爭在中國鐵道博物館東郊館舉辦了“中國少數民族之旅收藏展”,同年10月、11月,又在中國傳媒大學博物館、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舉辦了影展。他的作品和故事被全國、乃至世界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幾年,停下腳步的戰爭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,既然專家學者對自己的作品給出了很高的評價,那這些珍貴的資料,如何才能更好地保存呢?2014年在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辦展時,對方給了他很大支持,最終戰爭決定把照片全部捐獻給這座博物館,通過這個平臺,讓它發揮更大的價值。果真,現在通過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的推送,他的這些作品在國際網站,被哈佛、劍橋等名校建筑系瀏覽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戰爭和王藝蒙有個可愛的女兒,曾有人問過他為啥不把照片留給孩子,但戰爭覺得讓文化傳播和傳承,才是最好的留住,而他只要留給女兒那些關于父親足跡的故事就夠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圖片均由采訪對象提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責任編輯:梁帥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好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欽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喜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淚奔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可愛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思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鳳凰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鳳凰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凤凰彩票网